s
集团文化

中山公用对赌协议“被爽约” 隐现重庆时时彩做局者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19 07:00

  5月15日,中山公用(000685,SZ)披露的一则仲裁公告称,由于重庆金融信息中心(以下简称信息中心)未能达到与中山公用所约定的“对赌协议”指标,爽约回购重庆公众城市一卡通中心(以下简称重庆一卡通)股权。中山公用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要求信息中心支付股权回购款4742.97万元并赔付利息,目前该案已被受理。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该中心工商注册地于去年11月便人去楼空,其幕后负责人关联公司为全国首家“彩票超市”重庆时时彩的做局者。此外,中山公用在2010年年报中,针对重庆一卡通所披露的信息同事实也有部分出入。

  对于此次纠纷,中山公用证券事务代表称,不方便透露细节,对公司的影响暂时无法估计。

  中山公用15日公告,2010年,中山公用与信息中心自然人何杰、刘发明、贺庆及重庆公众城市一卡通中心签订的《重庆一卡通入股协议书》约定,若重庆一卡通2010~2011年任何一年度考核指标完成率低于40%,则信息中心将无条件回购中山公用所持有的重庆一卡通股权,并且此项回购应在审计报告出具日后30个工作日内完成。

  公告称,中山公用依约先后向重庆一卡通出资3597.5万元。而相关专项审计显示,该公司2010年的考核指标完成率为45.04%,2011年该指标仅为29.03%,低于协议中约定的40%,由此触发了回购条款。

  颇为奇怪的是,当中山公用提出回购要求的时候,却遭到了重庆金融信息中心拒绝。“去年我们就拿到了2011年的审计结果,中间也和信息中心做了多次沟通,但都没有效果,我们便向北京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他们支付股权回购款4742.97万元及利息28万元。”中山公用证券事务代表在5月15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不过,记者发现,上述入股重庆一卡通的投资协议,并未在中山公用2010年全年的公告中提及,仅在2010年年报中有所披露。信息显示,该项投资发生时间为2010年4月19日,中山公用在重庆一卡通的持股比例为10%,并在该公司派驻了董事、监事及高管人员。

  “这个项目运作不太理想,2011年的考核无法达标,我们只能按照合约来做。”中山公用证券事务代表坦言。

  中山公用2010年年报对该项投资的披露信息显示,“城市一卡通是2005年、2006年重庆市重点民心工程,主要应用于公交、轻轨、高速公路收费、公共事业交费、医疗卫生、旅游、购物、餐饮娱乐等城市居民日常生活的小额消费领域。重庆市公众城市一卡通中心是重庆市政府批准的城市一卡通项目的唯一承建商和运营商。”记者也在重庆一卡通的官方网站上发现了上述表述。

  一份由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签发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转发重庆市“城市一卡通”专项规划的通知》(渝办发[2005]128号)显示:“城市一卡通”确实为重庆市当年的重点民心工程,重庆市政府对该项工程非常重视,还成立了以时任重庆常务副市长黄奇帆为组长的“重庆市城市一卡通工程协调领导小组”推进。

  该《通知》提出,在2007年建成覆盖主城区的“城市一卡通”系统,全面扩大区县(自治县、市)应用。持卡用户发展到400万~600万户,实现相关产品销售及服务收入5亿元以上,持卡消费额60亿元以上;2010年持卡用户发展到800万~1000万户,实现相关产品销售及服务收入20亿元以上,持卡消费额100亿元以上。

  不过,《重庆日报》2005年6月7日报道称,“2010年重庆将全面推行城市一卡通,该工程的业务承建商和运营商分别由重庆渝城交通有限责任公司(注:即目前的重庆城市通卡支付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市公众信息中心承担”。这一表述与中山公用年报中披露的内容有出入。

  记者随后多次拨通重庆一卡通在官网上留的电话号码欲对此查证,但电话始终盲音。

  “是不是唯一承建商和运营商这点非常关键,对企业而言,意味着能否包揽整个市场。”一位金融行业人士说,对中山公用而言,这个细节也会直接影响其投资的收益率。

  记者了解到,目前重庆市面流通的“一卡通”有三种版本:“城市一卡通”、“重庆公众一卡通”、“重庆轨道交通一卡通(储值票)”,分别由重庆城市通卡支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通卡公司)、重庆公众一卡通中心有限公司以及重庆市轨道交通总公司发行。

  “城市一卡通”和“重庆公众一卡通”均有支付功能,能在部分商场、超市、影院进行消费。“重庆公众一卡通”还能缴纳水费、电费、燃气费、有线电视费、手机话费充值以及三甲医院挂号和缴费业务,而“城市一卡通”的支付领域则偏向娱乐消费。

  公开报道显示,重庆一卡通在2009年曾被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和中国城乡信息一体化工作委员会,授权指定为城乡信息一体化商务全国资金清分清算中心。此外,依托该公司平台成立的中国城乡信息一体化还发行了国内首张“国通卡”;该公司还发行了重庆“有翼通”,率先在全国推出融合“有线网络、手机网络、互联网络”的互动在线支付平台。

  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目前在重庆公共交通领域,使用率最高的是“城市一卡通”,即“宜居畅通卡”。而给“公众一卡通”充值需要到指定充值点用现金充值。记者16日致电该公司客服热线获悉,目前“公众一卡通”的指定充值点数量难以同“城市一卡通”匹敌,且大多坐落在小巷中,标志不明显,很难被人发现。

  此外,“公众一卡通”用户可以通过购买充值卡的方式充值。“他们公司的销售人员一般会定期到主城一些大型社区销售充值卡,普通市民购买也不容易”。重庆一家有类似业务的公司人士说。而通卡公司原为重庆交运集团旗下子公司,几乎每个重庆轨道站、公交站点均设有销售网络。

  事实上,即便抛开市场占有率,“城市一卡通”的利润率也并不高。“根据重庆城市一卡通的收费,普通卡购卡时会缴纳25元的服务补偿金或者押金,这也是公司的一部分收入,但这些卡的成本就需要10元以上。另一方面收入是第三方支付领域的佣金。”上述人士说,这两部分相加,再冲抵公司日常开支以及设备、平台引进的支出,利润率并不算高。

  2010年,中山公用以入股方式投资重庆一卡通,但与其签订“对赌协议”的公司却为信息中心。工商资料显示,信息中心所持有重庆一卡通的股份仅为2.42%。信息中心在该项目中究竟充当了什么角色,也颇为引人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到的工商资料显示,重庆市金融信息中心有限公司原为重庆市金融信息中心,于1997年1月1日由重庆市支票鉴伪防盗查询中心(以下简称鉴防中心)和重庆通信信息公司(以下简称通信公司)分别以货币资金及固定资产各50万元联合成立,主营票据信息、金融信息、经济信息、文化信息、体育信息的查询服务以及电话声讯服务、计算机信息服务,经营场所为江北区杨河二村18号附19号。

  不过,记者对上述经营场所实地探访时发现,尽管门口挂着写有该公司名称的牌匾,但已经人去楼空。外墙玻璃上张贴着一张《招租启示》并附有电话号码。记者通过该号码联系到一位自称是房屋业主的罗女士称,“这家公司去年11月就已经不在这了,不清楚他们的情况。”

  随后,记者将这一情况向中山公用反映,并希望告知该公司目前的经营地址及联系方式。中山公用证券事务代表称其已经知晓这一情况,不过拒绝透露该公司目前的联系方式及地址。

  值得注意的是,信息中心最初组建时的股东之一的通信公司,是隶属于重庆市电信管理局的全民所有制电信业企业,原重庆市数据通信局局长于建民曾担任过其法人代表及董事长。该公司的股权却在此后10多年里经历了数次转让,经营性质也由国有公司联营变更为私营企业。

  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12月,重庆市数据通信局(注:因通信公司于1999年10月被注销,权利义务由重庆市数据通信局享有及承担)将所持有的信息中心50%股权转让给重庆市GPS卫星定位防盗网络发展中心(以下简称GPS发展中心);2005年8月17日,鉴防中心将所持有的40%股份转让给GPS中心;2005年8月31日,鉴防中心又将持有的另外10%股份转让给了重庆一卡通,退出信息中心的经营;2005年11月21日,这10%的股份又转让给了重庆市公众传媒发展中心;2007年11月20日,GPS中心也退出了信息中心的经营,其所持有的90%股份被转让给重庆市公众福利服务中心。

  2009年6月8日,鉴防中心又重新受让了重庆市公众福利服务中心所转让的信息中心90%股份;而在2011年6月,重庆市公众传媒发展中心又将所持有的10%股份再次转让给重庆市公众福利服务中心;鉴防中心和重庆市公众福利服务中心又分别认缴出资4410万元、490万元将信息中心注册资本增至5000万元,法人代表变更为刘群,将公司由联营改制为有限公司。

  蹊跷的是,上述参与信息中心股权变更受让公司的法人代表关系也颇不寻常。目前的工商资料显示,重庆市公众福利服务中心、鉴防中心、信息中心的法人代表为刘群,重庆市公众传媒发展中心、重庆一卡通的法人代表则为刘发明,GPS中心的法人代表为李丽青;不过刘发明也担任过鉴防中心、信息中心、GPS发展中心的法人代表,李丽青也曾担任信息中心的法人代表。至于为何这几个公司的法人代表要如此循环更换,背后原因尚不明确。

  此外,上述公司的名头均冠有“中心”称号,看似带有“国有性质”,但记者经过多方查证发现,其股东构成和投资成分与重庆相关政府部门并无任何关联,均为私营企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了解到,上述公司的关键人物刘发明便是2005年前后打造全国首家彩票超市“重庆时时彩”的做局者,曾火极一时,也因私人发行彩票备受质疑;同时,由于负责运营重庆时时彩业务的重庆市公众福利服务中心注册资金仅102万元,不少公众也怀疑其兑现最高500万元奖金的能力,引起国内多家媒体关注报道。

  目前,重庆市公众福利服务中心仍在经营时时彩等相关彩票业务,而包括广东梅州、福建厦门等多地网友仍在举报该彩票涉嫌地下赌博,并希望相关部门查处。